订阅本站
收藏本站
微博分享
QQ空间分享

“光明影院”帮视障人士“看”懂电影

分类:电影 时间:2022/10/17 23:13:33 浏览: 评论:

下载地址在页面底部

  “光明影院”是一个公益项目,这个项目用爱和尊重为视障人士打开了另一扇窗,让“看电影”这件曾经十分“奢侈”的事,成为视障人士生活的日常。

  在北京市盲人学校,学生们正在欣赏电影,这是他们这个月第二次来看光明影院团队制作的电影。

  北京市盲人学校学生:(电影中)一定要登顶珠峰(让我很感动),角色笑我笑,角色哭我哭。

  2017年起,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的师生们在电影对白、音响间隙,插入对画面的解说,帮视障朋友“看”懂电影,平均每年制作无障碍电影超百部。但影院最新上映的电影,因版权问题无法同步制作无障碍版,这成了师生们很大的遗憾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赵淑萍:院线刚刚上映的,我们一般不会去触及这类电影。(以前)这些影视作品翻译制作成无障碍版本的时候,在我们本国一些有关版权的条例之中,我们没有这样的依据。《马拉喀什条约》在中国落地之前,版权是最大的问题。

  2021年初,受国家版权局委托,光明影院团队承担“视听作品与《马拉喀什条约》实施”课题研究。2021年6月,“光明影院”制作无障碍版电影《1921》,首次实现了北京地区无障碍电影与院线同档期电影同步放映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 光明影院志愿者: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将电影在首映式上放送出无障碍版本,让无障碍版的电影跟正常版本的电影同步播出。

  北京市盲人学校学生:一生都非常难忘,因为今天是我第一次和大家一起走进影院看无障碍电影,我现在眼里还是含着泪水。

  2022年5月5日,保障阅读障碍者平等获取文化和教育的权利的《马拉喀什条约》对中国正式生效,让中国的视障人群等群体更好地享受精神文化生活成为可能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赵淑萍:无论是老电影,还是新电影,还是正在上映的电影,你都可以把它制作成无障碍电影,它没有任何版权的纠纷了。

 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部版权领域的人权条约,《马拉喀什条约》旨在保障阅读障碍者平等获取文化和教育的权利。我国现有残障人士约8500万,其中视力残疾人约1732万,那么,《马拉喀什条约》能带来哪些改变?

 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王迁:《以无障碍方式向阅读障碍者提供作品暂行规定》中第七条:鼓励出版电影、广播电视、网络视听等机构,为其拥有版权的作品同步制作提供无障碍格式版。同步两个字,什么意思?不能说只有无阅读障碍者先获得作品之后,过段时间才让有阅读障碍的人去获得作品。国家版权局希望阅读障碍者能够和无阅读障碍群体一样,同步获得作品。(我国)著作权法根据《马拉喀什条约》进行了修改,我们把外国作品制成无障碍格式版本,不(需要)经过外国著作权的许可,只要保证是向国内的阅读障碍者来提供,我国的阅读障碍者能够获得的作品的数量将会大大增加。

 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王迁: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,我举个例子,新加坡华人,相当一部分盲人是阅读汉语的,《马拉喀什条约》之后,中国和其他国家将会建立一个无障碍格式版本的交换机制。我国的盲文图书馆制作的无障碍格式版本的作品,包括无障碍格式的小说、有声读物、电影,可以应新加坡无障碍格式版本的管理机构请求,向对方提供这些无障碍格式版本,新加坡的盲人就能够直接欣赏到我国的优秀文化产品。

  全世界盲人、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超过3.14 亿。他们能够获取的文化艺术教育成果却十分有限。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?

  出版图书、影视作品和文化产品等的无障碍格式版制作成本高,而各国版权法具有“地域性”,进出口版权问题复杂,因此盲文版、大字版或有声读物等无障碍格式版作品在世界范围内都十分匮乏。

  中国盲人协会主席 李庆忠:国际上有一个说法,无障碍格式版大概占所有出版作品的不足10%。

  记者从国家版权局了解到,《马拉喀什条约》相应的一批无障碍格式版备案服务机构正在审查、办理中。技术手段保障、版权方和被授权方之间的“信任机制”将让视障群体更多更好地接收到文化作品,《条约》落地过程中,还需考虑一些问题。

  中国盲人协会主席 李庆忠:目前在盲校、特教学校的阅读障碍者比较容易获得这些无障碍作品,随班就读的一些视障孩子非常分散,农村地区的盲人、阅读障碍者,怎么来获得这些无障碍文化资源,需要进一步探索。对服务渠道,特别是版权保护等,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“光明影院”是一个公益项目,这个项目用爱和尊重为视障人士打开了另一扇窗,让“看电影”这件曾经十分“奢侈”的事,成为视障人士生活的日常。

TAG:电影

文章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