订阅本站
收藏本站
微博分享
QQ空间分享

韩国N号房间事件杂想(有丶尺度慎看)

分类:韩粉综合 时间:2020/12/07 00:36:28 浏览: 评论:

  我不反对看黄、写黄、演黄,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正常人有这方面需求很正常很正常,没什么好说的,人类又不是无丝分裂蹦出来的。

  但是,一定要以恰当的方式去做。恰当的标准因人而异,站在我的道德判断角度,同时满足以下几点已是很低的标准:

  我自认为我算是想法比较开放的人。各类人各类行为,只要你情我愿、做好保护,我几乎都认可。毕竟世界本就是多元的。

  比如有人喜欢SM吧,我完全可以理解。就是有这么一些人喜欢啊,这些人绝不是变态,这些人正常得很。不过,还是上面的老话,必须双方都愿意才可进行。你要是在街上捆个人拖到小黑屋和你玩这,那你就是渣滓。

  举上面的例子我是想说,各式各样的人有各式各样的需求,填补需求的空洞是可理解的,我也尊重你的选择。但务必注意你的方法必须恰当,伤害到不愿意的人绝不允许。

  至于N号房间事件,我除了愤怒,无话可说。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少女身上我才这般愤怒,发生在男性身上、老人身上、无论何人身上,我都会表现同等的怒火。刻上“奴隶”字样、逼迫受害人和莫名其妙的东西交合、观看这种侵夺人性的垃圾视频,皆为罪过。

  是不是现实中落魄潦倒、没有信仰气节、极度自卑到扭曲,才会做出这般畜生之举?

  单论年龄,我算是刚脱离儿童少年时代,因而还记得自己和身边的同龄人当年是个什么情况。当时在很多事情上,我们儿童少年坚信我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稍长大了些回首一看,其实不然。那么恋童者对儿童打算盘,以小孩还未成熟的脑子怎么斗得过呢?怎么会是小孩真实的选择呢?我语文功底不太好,不懂怎么更清楚表述这些观点了。

  如若实在是刻在基因里面的恋童,我只能建议拿几张心仪的小孩的照片对着动左手,绝不能在现实中去迫害。如果还是不能解决,挂个号看医生;或者把胯下的罪恶之源切除,理智不能控制的东西不需要留下。

  某天我们一起吃饭,忘了聊了些什么,我顺势提起去年年底上财性侵事件。我说这位女同学很勇敢,也有智谋,她敢于站出来发声、站出来抗争;最初也算成功了,但可惜最后还是被退学了。

  我妈听了叹叹气,说结局在情理之中,而且她以后在上海肯定待不下去,没有公司会要她。

  我马上问为什么,女同学她是受害者,待不下去的应该是那个钱逢胜,按这个说法来看受害者有罪。

  我妈回答我,按照自己几十年的职场阅历判断,就是这样的,因为那位女同学反抗了侵犯她的上司。

  我当时眉头应该皱得很厉害,继续说,那公司拒绝她是因为她反抗上司,还是她被侵犯?应该是因为反抗上司吧?因为管理者惧怕下属违抗自己的意愿。

  “被性侵,工作能力就下降吗?人格就变臭吗?人就不堪入目丧尽天良活该遭受千刀万剐万般指责了吗?可这一切是她的错吗?”

  我说话语气确实冲了,吓到我妈了。过一会她回答:“不是的,我没有这么想,也没有哪一个人一定这么想,也不是人人这么想。但是就是有这么个潜规则、一股风气,让人们潜意识里嫌弃、拒绝被侵犯的人,即使嫌弃她的人其实不嫌弃她。”

  “真的会有人因为一个人被性侵而拒之千里吗?我不会嫌弃,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人。假如我在一个公司的人事部门,她来了,我不会觉得这是减分点;不说加分,起码我会无视这一点,平等看待她和其他面试者。”

  “但其他决策者很难和你一样。我举个很现实的例子吧,可能对于你来说很难理解,但你别打岔,听我说完。假如她进了公司,难免要出外务,出外务要递交名片,而她这件事情弄这么大动静,上海财经界肯定都认识她了,一看这名片,这不是上财的那谁谁谁吗。你公司对她没意见,别的公司对她有意见啊。你也总不可能为了不受白眼,不给她出外务,那招这个人干嘛?”

  “以后你会理解的,大势如此,难以违抗。你不介意是很好,但是总有很多人介意。你总不能为了你的正义、为了保护她,而牺牲自己的利益、和介意的大部分人坏了和气吧?每一次维护正义都需要付出代价,你有足够的能耐一次次保护谁吗?”

  “尚且缺乏这样的力量。我很小气,我也不想牺牲过多的自我利益去帮助与我不相干的人。但我还是想去做,还是想去做。”

  其实母亲说得对,一直以来就是这样,总有这样挥之不去的心理暗示,我不愿承认也不敢承认。

  但是笼罩在人们心头的这种念想就是正确的吗?是自己真的这么想,还是因为觉得别人都这么想、如果自己不这么想就会被排挤?

  对抗这庞大的阴霾,需要勇气、需要决心、需要代价。我害怕、我不决断、我不愿牺牲。受害者不是我,我有必要抗争这份不合理吗?

  ——但还是想去做啊,不正确就是不正确。我不能保证下一个受害者不是我(虽然我不配 #呲牙)或者我重视的人们。

  我们怨恨不合理的观念、不合理的声音、不合理的行为,却不站出来嘶吼出自己的姿态挣脱束缚。

  有人一直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,呼唤自己的正义,践行自己的准则。我认识他们多久,他们就嘶吼了多久。

  一开始我虽然认同他们的想法,但是总觉得站出来阐述的话,有那么些说不出的别扭。终于我历经年岁,见识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,还是被打动了。

  我也希望我不再沉默,也不是嘴皮说说而已,手脚脑都要行动,比以前多做点什么。虽然我现在能做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有不去伤害谁,不去围观谁伤害谁,不去协助谁伤害谁,以及,站出来说一句话。

  一句稍微表现立场的话真的很暖人心,我以前不懂,直到某次我受了挫折,期待但未曾有人和我讲过。现在想来也不是事,只是大家和我的自尊都觉得不是大问题,我自己可以解决。

  *另外,微博“依嘴治国”实在不妥。有正义感是好事,但是什么坏事都嚷嚷死刑不应当吧?应当遵照法律。如果觉得罚得不合理不够狠,那多多参与到法律修订中。作为公民我们是有这个权力的。这个事情讲刑法的罗翔老师说过,他说得很在理,值得移步B站《罪大恶极为什么律师还要为他辩护?》看一下。传送门如下↓

  *3月25日罗翔老师站在中国法律的角度对N号房间事件发表了视频《韩国N号房事件的罪与罚》,视频和评论区都很精彩。传送门如下↓

  ②有的语句无法过审,于是我删改并补充了少量内容,不影响全文阅读。我说话野蛮且粗俗,希望没有给读者带来不好的影响。全文三千多字,辛苦审核了。

  ③未删改的原版我于3月23日晚上在我个人的社交圈里面发布过了;想到还没在B站投过文,就在这边也发一次吧。第一次投文,不足之处、不正确之处,烦请指正。

  我发到个人社交圈后,有同学找我聊了聊。她说:“感觉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要善良要勇敢什么的,却让我们来面对这样一个世界。”我也遭受过恶意,也目睹过黑暗,也曾因她现在的困惑而迷茫。但我更多的是感受到阳光。于是我把曾启发我的一句话告诉了她:

  “是的,世界很坏,人们很糟,那都没有关系——只要自己的心没有泯灭。心死了,一切才完了,那才对不起千千万万守护光明的人。”

  有的人在此次事件中骂骂咧咧女权当道,我看到这样的言论,很心寒。这不是男不男女不女权,这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人最基本的人权。近些年出现了很多挑起男女对立的话题;男人女人,都是人,没有什么好对立的;作为理性生物,请擦亮眼睛看待。

TAG:N号房

文章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